一叶轻舟游记之爱妮岛

2019-10-14 22:40栏目:旅游
TAG:

图片 1图片 2图片 3图片 4

一叶轻舟游记之毛里求斯

关裕年

毛里求斯何就是在天堂

也是偶然,1989年8月从苏丹回北京在毛里求斯换飞机,两天的时间让我领略了这里的天堂美景。我们几乎是胡乱的找到一家华人旅馆,主人温姓,虽然不是星级,但是和北京前门一代的旅社差不多,一人一间小屋,到也自在。

在主人的陪同下,我来到海边,这里的美景真是让人叹为观止。蔚蓝色的天空,一望无垠,天空中的白云随风漂浮,天际线是深蓝色的,略有一点藕荷色的云层分割开天与海,大海也是兰色的,但是与天空的兰色截然不同,是兰色与绿色的融合,随着靠近陆地,海水愈浅,形成沙滩浴场,金黄色的沙滩柔软的像似丝绸,踩在脚下是软忽忽的享受。

这两张相片不是假的,就是毛里求斯的真实写照,回来后,我经常拿这两张相片作为美的享受而翻来覆去的欣赏。回归自然要有条件,首先是无污染,然后就是人口密度要低,让旅游者有一种属于自己的感觉,如果是人声鼎沸,噪杂喧闹的处所,就不可能有美景。

后来有人把毛里求斯比作天堂,不是没有道理。

姓温的在这里有实力

陪同我去玩的温友称先生是三代华人,虽然没有经常回祖国,但是普通话还是说的了的,家住皇家大道,开游客之家与新中央百货商店。

他不温不火,态度诚恳,虽然是初次见面,但是表现出龙的传人的一方面。在海边有一幢别墅,海浪可以拍打在花园的脚下,由于地质构造稳定,所以,海水从来不会漫到屋里。

他特意安排我去了“温家祠堂”,至少有数百人姓温,祖籍福建,在毛里求斯是华人大姓。在相当北京王府井的一条街上,有数十家温姓商店。

事情也凑巧,温姓最崇拜的是关姓,当然,是关云长啦。

关云长在这里吃的开

在这小小的毛里求斯岛上,至少有十几座关帝庙。由于我姓关,是这个岛上来的第一个关姓,所以对我尤其热情,问长问短,我仿佛回到了家。

有谁能想到,关云长漂泊数万里,在这里安家,也是天意。和华侨聊天。原来,他们的祖先背井离乡来到这么远的地方,无依无靠,周围没有任何靠山,为此,每当遇到困难的时候,就对关云长去说,平常用关公去壮胆,靠关公保佑。

在毛里求斯,除了当地一些黑人外,主要人种来自“印巴”,印度教和穆斯林为主,而这些教派与中国—这个没有信仰的民族来说,只好搜寻一个假设的“上帝”,这就是我们关家的耍大刀的关云长。

由此看来,汉族这个民族,包括我们满族,似乎都没有自己的“上帝”,佛教不过是少数,其他教派也不成气候,这个,到也是中华民族的一个特点啊!

也好,姑且毛里求斯的华人就拿关云长凑合着供奉着吧,人,怎么能没有信仰呢?最远古的时代,至少也要供奉图腾,关云长就是华侨的图腾。

华人街和当时的王府井差不多

在毛里求斯也有所谓的王府井,说是王府井,并不是指人数,而是指文化,到处是汉语简化字,比香港还中国化,简直分不清是在中国还是毛里求斯。

我进了很多商店,按当时的北京王府井的水平,商品、陈设、装潢,语言清一色的北京式样,总之,在北京有什么,这里就有什么。

我与老板聊天,他们说,货物大多数由香港进货,这里的印巴人多,生活水平一般,只有进大路货才有市场,才卖得出去。再说,这里的欧美人少,没有那么多的高消费。

他们的一番话,很在理,从这个道理出发,也可以明白,有这么多的华人在海外等着吃中国的酱油,广州的生抽,四川的豆豉、上海的腌咸肉,……就是这样的交流,才保持了世界外贸水准,形成了中国的粮油公司,土特产公司、丝绸进出口公司,这种外贸是源远流长的,与之比较,我们应当知道,任何新型的进出口项目,绝对不是一蹴而就的事,对此要有一个清醒的认识。

怕开会的夫妻俩

在一个饭馆吃饭,夫妻店,夫妻来自现代化的四川。

我有些好奇,问他们是如何来的。原来,也有一段故事。

他们说,我们实在烦中国的开会,烦互相提意见,搞批评与自我批评。大家座在一道,就是互相琢磨,打小报告,互相制造小鞋,还是玻璃小鞋,穿上夹脚,还看不见有这么双鞋在穿着。

我非常关心他们的景况,他们说开始时很苦,比不上国内,但是,他们夫妻两人都是直肠,直脾气,所以在国内总是得罪人。在这里,再苦,也是甜的。

我很震动,确实,不同脾气的人,不同禀性的人物,生活的环境最好是因人而异,否则,有些人活得是累。

但是,一个人是生活在社会里,他需要朋友、亲人、对立面、甚至是敌对者,如果总是痛快,那不就是一个皇帝了吗?是的,所有人对你唯唯诺诺,俯首称臣,可是背地里全是使绊,杀机四伏,…….

还是现实点吧!回到现实生活中吧。

可怜的小夫妻。

版权声明:本文由六合历史开奖记录发布于旅游,转载请注明出处:一叶轻舟游记之爱妮岛